夏呓

无缘无故 [探她,白马君撩妹高能上线] 01

01.

“想好了吗?”

混血样貌的少女靠在码头的围栏上,长发在海风中微微扬起。今天的天气很好,天空湛蓝,轻柔的云朵看起来比棉花糖还要可口。

“给你封口费那个家伙的老爸是警视总监,再不开口的话,过几天你就可能要坐警车兜兜风了。”

少女的日语很标准,在欧洲面孔里算是说的极好了。她的目光飘到远处,语气轻描淡写却透露着满满的威胁。

“小姑娘你这……”

船家面露难色,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冒出隐隐的细汗。给封口费的那个少年再三嘱咐自己不要把事情说出去,可眼前这个少女的气场,他心里着实有点发怵,当时收封口费的时候自己就曾感叹过少年的财大气粗,可他哪里又会想到少年家和警方有关联……

“那,那我……”

“说!带不带我们去那个什么鬼无人岛?还不同意的话我就摔到你点头为止!”

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惨烈的哀嚎。转头看去的时候,一个身材浑圆的中年船夫正在地上疼痛得打滚,看他躺着的方向,应该是被人来了一记惨烈的过肩摔。

“到现在还要包庇他们吗?要是真的出了事,这个责任你们付得起吗!”

站着的中年男人又是一阵大吼,头皮上青筋暴起,显然是真的动了怒。中年男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女孩,应该是同一行人。

“大叔,”深谷葵看着远处的动静,嘴角轻轻一挑,“那个船家你认识的吧?”

“呃……啊,是,是的。”

“这样,你去劝劝他,要是他同意出海我也就不逼你了。”

“诶,好好!”

听见深谷葵放了自己一把,刚在还在发怵的船家立马激动得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虽然也不敢得罪警方,但自己能够不趟这趟浑水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“健太啊……你就带他们去吧。”

迎着众人的目光,船家硬着头皮向前走到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身边。

“我这里有个小姑娘也说,他有个朋友也在那个岛上,家里和警察局是有关系的咧。要不就带他们去吧,万一出了事,我们也不好搞啊。”

船家使了个眼色,健太这才注意到不远处正在走来的深谷葵。

“怎么样大叔?发船吗?”深谷葵扬扬下巴,“如果你手不方便的话,路线告诉我,我开船也行。”

“还……还是我来吧,各位,请上船。”

海上。

离开岸边以后天空就暗沉了下来,海风渐渐变凉,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潮气。深谷葵靠立在甲板上,亚麻灰色的长发在海风中凌乱。

“那个,你好?”

感觉有人从背后拍了拍自己的肩,深谷葵回头,是刚才那两个女孩。

“你好。”

深谷葵转过身来。

“你的朋友也在岛上?”

其中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问道。

“是的,侦探甲子园。”

深谷葵直接说出了节目的名字。

“他……他家和警方有关?”

扎着马尾的少女脸色微微发红,眼神中流露出一股非常想要知道的神色。

“是的,”深谷葵点点头,话锋随即一转“他父亲是很厉害,本人的话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笨蛋罢了。”

“那,方便告诉我们他叫什么名字吗?”

另一个披着长发的女孩问道。深谷葵的余光注意到她轻轻捏了捏马尾女孩的手。

“他叫白马探。”

“呼,”马尾女孩长舒一口气,“原来如此,我那个朋友叫服部平次。”

“哦,明白了。”

深谷家轻轻笑了笑,看着女孩涨红的脸颊,有些东西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“不,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个样……”

“我叫深谷葵。”

没有继续为难下去,深谷葵伸出了一只手。

“远山和叶,旁边这位是毛利兰。”

三人相视一笑。

“深谷桑,认识白马君?”小兰问道。

“嗯,是同学。”

“只是同学?”

“……也算是朋友吧,”看着和叶跟小兰一脸八卦的神色,深谷葵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认识他?”

“嗯,之前和爸爸去一个别墅解决案子的时候遇到过。”小兰点点头。

“对了,小兰的父亲毛利小五郎是一个超有名的侦探哦。”

“哦,这样吗?我一直在国外,对日本的事情不大了解。”

深谷葵看了一眼正在操控台监工的毛利小五郎。

“深谷桑的日语说得相当不错呢。”

“我是日俄混血啦,爸爸是日本这边的。”

“哇……好厉害。”

“也没有啦,”深谷葵取下脖子上的望远镜交给和叶,“岛就在前面了,找找你的朋友吧。我进去休息一会儿。”

不知为什么,深谷葵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烦躁。

艾绿色的眸子显露出一丝疲惫,进屋问了休息舱的位置,深谷葵便一个人钻进了房间。

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显示已有四十多通,她是故意开的静音。此番回日本其实是为了家族里的一些事情,得知白马探的事情只是碰巧。

药落在了酒店,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还可以再撑一会儿。

深谷葵拉上窗帘把夕阳的光挡住,摸着微微发热的墙面,蜷在躺椅上渐渐睡了过去。

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舱内的温度已经变凉,窗外的天空也换上了黑色的幕布。

船刚刚靠岸,似乎自己醒的正是时候。

和叶和小兰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了船,舱内只剩下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驾驶员和靠在一旁打盹的小五郎。

站在甲板上望去,白马探正扶着一个校服女孩上船,女孩的肩上还披着他的外套。和叶和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孩身边说着些什么,小兰则是半蹲着和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小男孩交谈。

“大叔,船上有喝的吗?”

“休息舱地板下面有汽水。”

“那我可以拿一罐吗?”

“喝吧,喝吧。”

深谷葵转身回到休息舱,从地板下面拿出一罐汽水。装汽水的泡沫箱子里放了冰块,到现在温度刚刚好。

“次啦。”

深谷葵喝汽水最喜欢的就是第一下放气的声音,她现在不大想出去见到白马探。一是她现在确实很累,二是她对白马这种中央空调式的绅士行为感到着实不齿。

然而事实总是事与愿违。深谷葵刚还没喝几口,就听见门外传来了白马探的声音。

“不管怎么样,现在还是要好好休息。”

“你对犯人也这么好的吗?”

“我不会和你一样选择杀人,但我也不是那种非黑即白的侦探。”

“那谢谢你了。”

白马探把门推开。

“诶……娜斯佳?”

深谷葵轻轻应了一声,仰头把汽水灌进嘴里。刚刚睡醒的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,嘴里也弥漫着莫名的干涩味。

她轻轻瞥了白马探一眼,便侧身走出了休息舱。

风浪愈渐变大,船身摇晃得猛烈了些。

窗外的漆黑一片,浓如泼墨的夜空看不到一点星光。海面四周的气压开始变低,滚滚的闷雷声让空气中泛起一丝不安。

“Why are you here?”

深谷葵刚刚找了一个位置坐下,一股浓浓的英伦腔就环绕在了头顶。

“你说呢?”

深谷葵揉着自己的太阳穴,看也不看白马探一眼。后背忽然涌起一阵酥麻的凉意,眼皮似乎也越来越沉。

“你会说日语?”

“俄日混血。”

深谷葵的回答很简短。

虽然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混血,但是深谷葵却很少和周围的人提起自己父亲那边事情。连白马探也是今天才知道。

“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注意到深谷葵的不对劲,白马探问道。

“没事,休息一下就好。”

“确定没有问……”

“深谷葵,我在日本的名字。记得别叫错了。”

深谷葵摆摆手,摇了摇手里的汽水罐子。

“帮我再拿一罐?”

深谷葵仰头看向白马探。

“别喝了,”白马探微微蹙眉,上前抓住了深谷葵的手腕,“让我看看你的体温。”

“说了没事。”

深谷葵挣扎着想要把手从白马探的手里挣出,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。

“放开我啦!”

深谷葵不满地叫嚷道,被抓住的手腕传来的炙热感,她从来没有想到,平日里连反驳她时嘴角都会带着微笑的白马探手劲居然这么大。

“别动。”

这场挣扎之战刚开始没几秒,就在白马探的压倒性优势下结束了。他抓着深谷葵的双手举过头顶,弯下腰让两人的额头轻轻相碰。

温热的呼吸轻轻扫过脸颊,深谷葵很不争气地软了下来。她欲张口说些什么,可当意识到两人之间尴尬的距离的时候,深谷葵乖乖闭上了嘴。

过了一会儿,白马探直起身来。

“汽水不要再喝了。”

他抽走了深谷葵手里的玻璃瓶,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味道,这是白马探难得的对深谷葵严肃。

“上岸以后我陪你去一趟医院。”

“这点小事用不着去医院……不过,失联很好玩吗?”

强行转换了话题,深谷葵抬眼凝视着白马探的眸子,句尾带着气音,俨然开始了问罪的架势。深谷葵接到白马探奶妈电话的时候,老人家已经几乎急的快要进医院。要不是她刚好在日本,老人家恐怕就真的要自己过来找了。

“抱歉,下次不会了。”

白马探并没有为自己推脱,他一向都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。

“但是下次你该干什么还是会干的吧。”

深谷葵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显然是完全不相信某人的话。就算白马探一直是个信守承诺的人,但在吸引人的案子面前,他还是会忘掉一切。

“下次我会和你说的,”白马探轻轻拨了拨深谷葵贴在额上的刘海,“你看你出了这么多汗。”

“不问问我为什么会来日本?”

深谷葵把头偏到一边,但并没有闪躲白马探伸出的手。她只觉得现在自己的脑袋晕晕乎乎的,四肢也酸痛的要命。

“你想说的话会说的不是吗?”

白马探靠着深谷葵坐下,“上岸以后再慢慢说吧,现在你需要休息。”

深谷葵瞥了一眼白马探凑过来的肩头,轻轻笑道:“白马君真是绅士啊。”

“但肩膀的话,并不会轻易的借给其他人,”白马探揉了揉深谷葵的脑袋,眸底漾着柔光,“睡一会儿吧,上岸了我会叫你的。”